|          
首页->头条

人民日报谈“天价彩礼”:那些陈规陋习该改改了

来源: 编辑:万玲 字数:1381

  眼下,结婚彩礼钱逐年上涨,成为困扰农村贫困家庭的突出问题。有些家庭因拿不出高额的彩礼钱,致使儿子迟迟结不了婚;有些家庭为给儿子凑钱结婚,既借又贷,债台高筑。

  “天价彩礼”要不得。从小处说,影响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成家立业,增加家庭负担。从大处说,影响人际关系、乡村和谐。要大力推进移风易俗,形成新事新办的新风尚。

  在华容县,乡风社风明显好转。有数据统计,全县人情宴的次数由2016年的6.9万次减少至2018年的2万次,操办人情宴的总支出由2016年的34.9亿元减少至2018年的9.1亿元。

  对于移风易俗的变化,华容县三封寺镇华一村村民刘启明感受明显。刘启明以前是村里的厨师,菜刀、炒勺、案板……这些过去都是他常年不离手的物件,如今都收进了柜子。他已经改行捕鳝鱼了。

  据了解,以前,村里各种宴席真是多,都请刘启明去掌勺,一年忙下来,有百把桌。如今没事搞,一个月搞不了一桌。在刘启明看来,乡亲们这样省不少钱,也挺好。他说:“家家户户都操办,看起来是互有来往,但人情活动越是频繁,酒席开支就越多,再加上相互攀比,档次越抬越高,钱都消耗在酒桌上了。”

  “办一个酒席,劳心费力,算算账,自己也留不了多少钱!”华容县治河渡镇紫南村村民胡正跃深有同感:“买菜要钱、厨师要钱,一桌菜钱就要四五百块;买烟还不能太差,酒席办得不好,还要被人笑话!”

  在人情债面前,每个家庭都成了输家。

  怎样才是真正“有面子”?

  杜绝大操大办、铺张浪费,红白理事会来了,谁都不想被公开批评。

 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特别是交通的便利、网络的发达,城乡之间的时空限制打破了,很多城市里的“新潮”,短时间内就通过流动人口、社交网络传入农村地区。比如,在一些村里,集体婚礼、旅游结婚越来越多了,即便是传统的请客吃饭,宴席上也会出现一些新布局、新游戏、新菜品。

  另一方面,“新潮”往往良莠不齐,好的、不好的都涌进了农村。城市化进程中,各种思潮频繁交汇,农村传统的价值观念不断遭到冲击与解构。特别是拜金主义同样侵蚀着乡村的土壤,许多农民被裹挟其中。

  “拱门”,也叫“彩虹门”,是华容县红白喜事的一个习俗。当地人认为拱门有引路的作用,隔几百米就会设置一个,拱门上写着亲友祝福的话。“谁家会办事,就看谁拱门多。有的一路搭过来,绵延一两公里,每个亲戚送一个,这明显是一种铺张浪费。”湖南华容县三封寺镇华一村党总支书记刘再跃说。

  2017年6月,华容县设立了全省第一个“治婚丧陋习、刹人情歪风”专项整治工作办公室(简称“治陋办”),首先就拿拱门开刀。

  据华容县治河渡镇纪委书记毛良会介绍,起初工作压力也很大。有个乡友的家人过世,镇干部去做工作,说有一个拱门就行了。乡友直言:“太过分了!”没办法,乡镇党委书记、镇长出面,天天去家里做工作,乡友这才同意拆拱门。

  “我们花了很大的气力,老百姓慢慢地认可了,工作就好开展了。” 华容县插旗镇治陋办主任李学祥说,大家逐渐意识到,大操大办只是一种浪费,图虚荣其实没啥意思。

  没有传统,就没有文明;但没有对传统中的陈规陋习的淘汰,就没有进步。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,越来越多的农民群众已经认识到,推进移风易俗,眼下看,每家都是受益者;长远看,子孙们更是受益者。

  那些陈规陋习真该改改了,早改早好。(节选自人民日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