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        
首页->公民道德建设

岳阳“最美军嫂”杨桂兰:一份承诺 一生坚守

来源:岳阳文明网 编辑:万玲 字数:2577

  33年前,丈夫因狂犬病离世,她和4个孩子相依为命,其中最大的只有7岁,最小的还不到3岁。为了养家,她起早贪黑干农活,到工厂打工,当过菜贩子,尝遍了生活的艰辛。她含辛茹苦地把孩子们拉扯大,并将最小的儿子送进了军营。她是岳阳军嫂杨桂兰,用柔弱的肩膀挑起了生活重担,续写军人家庭的荣光。

  郎才女貌恩爱惹人羡

  在杨桂兰家的客厅里,挂着一幅巨大的《红梅傲雪图》,一朵朵梅花在纷纷白雪下开得格外茂盛,花团锦簇下更展露出梅花的傲骨。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,这句诗正是杨桂兰这一生军嫂之旅的真实写照。

  杨桂兰今年66岁,是岳阳县渭洞乡天龙村人。年轻时的她,品貌俱佳,在村里出类拔萃。她18岁入党,并在村里担任副书记。当时,有不少小伙子想追求她,但她只对一人情有独钟,那就是邻村小伙刘新友。

  刘新友长得阳光帅气,也对杨桂兰心有所属。他是个很有抱负的人,渴望保家卫国,于1972年参军,成为原广州军区某部一名军人。这时,他和杨桂兰相隔两地,只能靠书信联络。四年间,每月一封的书信,是他们爱情唯一的精神寄托。

  1977年,刘新友退伍回到老家,在村里负责教导民兵。第二年,他和杨桂兰结婚了。婚后,两人琴瑟和鸣,非常恩爱,相继生下了4个孩子。早起迎着晨光,归来儿女满堂,家里常常萦绕着欢声笑语,那是杨桂兰一生最美好的时光。

  突降噩耗丈夫不幸患狂犬病离世

  正当生活步入正轨的时候,一场噩耗从天而降。

  1986年的一天,正在外头玩耍的大女儿被一只恶狗咬住了腿,疼得哇哇大哭。听到女儿的哭声,刘新友心急如焚地冲了过去,徒手前去保护女儿,不幸的是,反被恶狗咬到了手的虎口。

  那时候的农村,贫穷落后,狂犬疫苗价格昂贵。原本,一人要打五针狂犬疫苗,但实在是无力负担,刘新友只好让大女儿打了三针,自己打了两针。本以为已经相安无事,不料刘新友感染了狂犬病,一个月后不幸离世,年仅32岁。

  丈夫的死,令杨桂兰肝肠寸断。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,杨桂兰感觉“天突然塌了”,她很长时间都不敢相信丈夫的离世。

  不怕吃苦受累委屈时会到小溪边哭诉

  痛失挚爱,固然悲痛,但生活还是要继续。尤其是4个孩子年纪还小,杨桂兰为自己打气:再苦再累也要把孩子抚育成人!

  她起早贪黑地在田地里干活,日晒雨淋都不怕,一些只有男人能干的活她也不在话下。只是,美丽的脸庞晒黑了,柔嫩的肩膀磨出了茧,皱纹也悄悄爬上了眼角,才30多岁的她苍老了好几岁。

  1994年,杨桂兰本就不多的农田被洪水冲毁了大半。在那个无土不安民的年代,杨桂兰只得去租别人的农田,还要拿出一部分收入当作租金。一个人,两亩多田,犁地、插秧、割稻……杨桂兰累得直不起腰,但她咬牙坚持着,默默地承受着这些苦难。

  生活如此艰难,杨桂兰有哭过吗?当然有,不过不是因为吃苦,而是因为遭欺负受委屈。杨桂兰回忆,有一年她家的农田被别人放了水,她去找人理论,对方却扬言说要报复她。杨桂兰找到了村里的领导,虽然领导也认定是对方的错,但势单力薄的杨桂兰还是默默吞了一肚子的委屈。

  “我不会在孩子面前哭,只会一个人躲着哭。”杨桂兰说。有时候,她也会自己一个人跑到村里的小溪旁哭。“古语说:‘水叫千里魂’,我只能哭给丈夫听,想让他知道我的委屈,哪怕托个梦给我也好。”她说。

  儿子烧伤她倾力相救

  1996年,洪水冲毁了农田,杨桂兰再次失去了生活来源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这时,杨桂兰的大儿子刘吉祥不幸严重烧伤。为了给儿子治病,杨桂兰变卖了家中犁地的牛,砸锅卖铁,到处借钱。“好在亲戚、邻居都对我们伸出了援手,才让这个家得以渡过这个难关。”杨桂兰说。

  治好刘吉祥的病,一共花了7万多块钱,将这个贫苦的军人家庭逼上了绝路。为了偿还外债,杨桂兰独自带着4个孩子来到了岳阳。一开始,杨桂兰在一家工厂上班,工资仅为80块钱一个月,干了一年半后,工厂裁员,使杨桂兰再次成了无业一族。

  走投无路的杨桂兰开始了她的卖菜生涯。“第一天,我去花板桥菜市场进货,什么工具都没有,我就脱了一件衣服,拿衣服包着那些菜,然后就去街边卖。”杨桂兰双手比作了一个环状,“我那一天就赚了40块钱,可把我高兴坏了。”杨桂兰笑着说。

  可即便如此,那些外债也使这一家人足足还了7、8年才还清。大女儿小学还没读完就选择了辍学,跟着母亲一起卖菜,分担生活的压力。直到如今,几个孩子都成家立业,生活条件终于逐渐改善,杨桂兰说:“苦过来了就好了。”

  这么多年,杨桂兰没有选择再嫁,她对丈夫始终怀有一份眷恋。“前两天我还梦见了他,虽然样子已经模糊了,但我仍能感受到他的温和。”杨桂兰说。

  军人精神永不灭希望孩子多为国家做贡献

  小儿子刘志望有段时间很叛逆,才15岁就不想读书了。于是,杨桂兰有意让小儿子去做苦力,修路、修下水道、修化粪池,就算他手上身上都起了泡,她也狠心坚持。小儿子哭着对她说:“妈妈,我再不做这些事了,我要去读书。”杨桂兰说,她就是希望小儿子明白,一定要珍惜读书的机会。

  后来,刘志望继续读了高中,毕业后参了军,也成为了一名军人。“当军人是我从小的梦想。父亲过世早,但是父亲的战友经常会到我家里来看望我们,叔叔们会跟我讲父亲在军营的经历,潜移默化就影响了我。”刘志望说,上初中时,他便开始订阅军事报。

  对此,杨桂兰无疑是支持的,为了送刘志望当兵,她前前后后忙了近40天。她嘱咐刘志望:“你一定要走正道,在部队好好干,别让领导操心。”

  在家中的衣柜里,挂着几件用防尘袋整整齐齐包着的军装,那是丈夫和儿子军人身份的见证。在衣柜顶层有一个大的木盒子,里面珍藏着儿子的军功章。杨桂兰说:“我希望我的孩子都能为国家做贡献,像他们父亲一样保家卫国,承担自己的责任。”

  在亲友的印象中,刘新友性格外向,豪爽仗义,崇尚武术,退伍后念念不忘军营生活。

  谈起杨桂兰,刘新友的战友徐永保很是钦佩。“桂兰是很坚强的人,这么多年,她吃了不少苦,把4个孩子拉扯大,还把最小的儿子送进了军营,非常不容易。”

  如今,苦尽甘来,子女们都很孝顺她。刘志望说:“自我记事起,母亲就是一个不埋怨、不气馁的人,男人干的活她也都去干。母亲为了我们吃了太多苦,牺牲了很多,她是天底下最伟大的母亲。”(岳阳日报记者 仇玉姣 实习生 蒋波 许何樱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