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        
首页->优秀传统文化->节日习俗

“厚人薄鬼”说清明

来源:北京青年报 编辑:蔡丽君 字数:1108

  与现代人过清明节不同,古人过清明节,不单单是祭祀。伴随着扫墓,还要进行多项活动,比如踏青、荡秋千、蹴鞠、插柳、植树等。到了明代,有不少活动已经被人们摒弃了,像拔河。
  拔河在唐代比较盛行,据明人谢肇淛《五杂俎》卷2载:“唐时清明有拔河之戏,其法以大麻絙,两头各系十余小索,数人执之,对挽,以强弱为胜负。”唐中宗颇喜这个节目,“时中宗幸梨园,命侍臣为之,七宰相、二驸马为东朋,三相、五将为西朋。仆射韦巨源、少师唐休璟,年老无力,随絙踣地,久不能起,上以为笑。”除了拔河以外,还有一种“绳橛之戏”(赌博游戏),谢肇淛说,时人也很少玩了,惟秋千比较盛行,但也仅仅限于北方,至于南方人,则更偏爱木偶戏。
  《金瓶梅》第八十九回《清明节寡妇上新坟 永福寺夫人逢故主》中,作者提到了秋千:“韶光淡荡,淑景融和……隔水不知谁院落,秋千高挂绿杨烟。”这一回不但记录了当时人们于清明扫墓时所携带的祭品、出行方式,而且生动描述了扫墓途中的景致:“且说一日,三月清明佳节,吴月娘备办香烛、金钱冥纸、三牲祭物,抬了两大食盒,要往城外坟上与西门庆上新坟祭扫”,她们一行人“都坐轿子往坟上去”,“出了城门,只见那郊原野旷,景物芳菲,花红柳绿,仕女游人不断。”
  在明人的眼里,清明节期间的一切都是美好的,“日谓之丽日,风谓之和风,吹柳眼,绽花心,拂香尘。天色暖,谓之暄。天色寒,谓之料峭。骑的马,谓之宝马。坐的轿,谓之香车。行的路,谓之芳径。地下飞的尘,谓之香尘。千花发蕊,万草生芽,谓之春信。”
  在如此生机盎然的日子里,既要表达对逝者的思念与崇敬,同时也不能辜负眼前旖旎的春光,这体现的就是所谓“逝者安息,生者奋发”吧。
  香烛、金钱冥纸,是烧给故去的人用的,而“三牲祭物”、“两大食盒”则是等祭祀完毕之后由活人享用。沈榜《宛署杂记》卷17记载了明代北京人过清明节的情形:“清明日,小民男妇盛服携盒酒祭其先墓,祭毕野坐,醉饱而归”。“每年是日,各门男女拥集,车马喧阗”。
  与北方的陆路不同,在江南的一些水乡地区,人们扫墓要乘船而往——不知道有没有出现过河道拥塞的情况。张岱《陶庵梦忆》卷1《越俗扫墓》记:前去扫墓的男女均穿着盛装艳服,乘坐装饰华丽的船只,一路上敲锣打鼓,欢呼畅饮,就像杭州人游西湖。有人醉了还会发些“酒疯”:“岸帻(拢起头巾,露出前额)嚣嚎,唱无字曲,或舟中攘臂,与侪列厮打。”张岱评价这是“厚人薄鬼”。
  只是后来,因为兵乱,在清明扫墓的人群里很少能看到妇女们的身影,仅仅是“子孙数人挑鱼肉楮钱(纸钱),徒步往返之。”不但妇人不能前往,去扫墓的男人们连船也不坐了,美好的节日,也曾因兵乱而变得萧瑟凄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