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         
首页->优秀传统文化->动态

世界读书日 听爱书之人讲讲读书那些事儿

来源:岳阳文明网 编辑:蔡丽君 字数:3489

    书籍,是人类进步的阶梯。在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,我们更应该多读书、读好书。在我们身边,不乏爱书之人,他们喜欢阅读,享受知识带来的充实和快乐;他们喜爱藏书,把书籍当成一笔宝贵的财富。在他们眼中,书籍是最好的朋友,也是最好的老师。
    他们为何如此喜爱阅读?他们喜欢哪种类型的书籍?他们有着怎样的读书观?或许,在听过他们的回答后,你会有一个全新的读书观。
    贫穷让读书成为渴望——访国家一级作家梅实 

国家一级作家梅实

    你为什么喜欢读书?对于这个问题,作家梅实的回答是:“贫穷让读书成为渴望。”
    “我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不好,很穷,关于童年最深的记忆就是‘饿’,吃不饱饭。如何改变命运?惟有发奋读书。”古语云,家无读书子,官从何处来,衣不蔽体、食不果腹的穷苦生活,让梅实迫切地想跳出农门,如何跳出农门?读书,考学。
    最初,读书对于梅实来说,就是读课本。他有一个大他10岁的姐姐,和一个大他5岁的哥哥,看哥哥姐姐用过的课本,是他最大的消遣。上小学时读初中的课本,初中时读高中的课本,梅实总是走在同龄人前面,学习成绩也一路领先。
    梅实初次接触小说,是在1965年。那年,他在姐姐从教的一所小学图书室里,读完了所有的书,《林海雪原》、《高粱红了》、《青春之歌》,这些小说让梅实感到新鲜而振奋,就是在那个时候,他树立了人生理想:“长大了一定要当作家,用自己的努力书写自己的人生,书写大千世界。”
    到了十五六岁,梅实爱上了古典小说,读着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,他能忘了吃饭。为了借《左传》,他从临湘市桃林到云溪区清溪的同学家,走了20多里路,脚底走出了一个个水泡。
    1975年,他成为一名工农兵大学生,进入岳阳师专学习。大学期间,他接触到外国文学,阅读了 《战争与和平》、《悲惨世界》、《复活》、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等外国名著。“可以这样说,是外国文学让我知道什么叫艺术。”前苏联作家尼古拉·奥斯特洛夫斯基所著的 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是他深爱的一部作品,他时常沉浸在小说情节中不可自拔,好多年都为保尔和冬妮娅没有结合而感到遗憾。
    “十鸟在林,不如一鸟在手”,正如读书不必求多,但求精。梅实说,他总是会把一本书认认真真读完,不肯“匆匆一过”或“未能终卷”。好书他更会一读再读,“《水浒传》读过几遍,书中一百零八将的星宿、绰号,都能背诵;哪位好汉在哪一回登场,谁引出他,他又引出谁,也记得清楚。”
    读书改变命运,梅实通过努力,如愿成为一名作家,至今已发表文学作品400多万字。他经历了读书破万卷的读书之旅,对当下年轻人不爱读书甚至不读书的现状倍感无奈。他说,多读书,多读经典名著,净心守志,你才能沉淀下来,走得更远。

    读好书、会读书很重要——访湖南理工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余三定

湖南理工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余三定 

     在岳阳,说起 “读书”、“爱书”等话题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,那就是余三定。余三定是我市知名的学者和藏书家,热爱阅读,倡导“快乐读书,日均阅读时间在5小时以上”,被评为2013“百姓学习之星”。不仅如此,他的藏书也成为一绝,曾获“十大巴陵藏书家”、“岳阳藏书家”等称号,并建有南湖藏书楼,收藏各类图书4万余册。他还多次在高校开展关于读书的
    讲座。在他看来,读好书、会读书,显得尤为重要。
    书籍的种类繁多,浩瀚如海洋。很多人走进书店或图书馆时,都有一个疑惑,究竟该读什么书?余三定非常坚定地说:“有一种书我不主动购买收藏,那就是畅销书。特别畅销的书,我尤其不收藏。”他认为,很多畅销书是书商炒作出来的,如《无毒一身轻》(林光常著)、《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》(张悟本著)等,这些书炒作成分居多、水分多,买的人多但读的人少。
    不同于畅销书,余三定对经典书籍却大力提倡。“经典是指具有典范性、权威性的作品或著作。大家可以多读经典,补充精神食粮。”余三定还专门列举了四种类型的经典著作,供读者参考:一是思想(哲学)经典,如马克思的《资本论》、恩格斯的《反杜林论》等;二是国学经典,如四书五经,《老子》、《庄子》等;三是文学经典,如 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、《三国演义》等;四是史学经典,如 《史记》、《资治通鉴》、《中国通史》等。
    他还建议读者一定要多读原著(如老、庄、《论语》等),多读纸质书。他认为,不管科技怎样发达,电子阅读都无法替代纸质阅读。从视力健康等因素考虑,后者也要优于前者。
    身为藏书家,余三定还充分肯定了藏书的益处和乐趣。藏书能帮助学者更好地怡情养性,享受生活乐趣,领略人生美好,感受生命魅力。

    少看手机,多看书吧!——访岳阳市委讲师团教授邹震江

岳阳市委讲师团教授邹震江 

    邹震江先生写过一本《震江随笔》,其中有一个篇章专门记载读书乐事。读书之于他,就像生命的成分,不可或缺。不过他也明显感觉到,对越来越多的人而言,读书不再是什么“乐事”。在岳阳的公交车上人们都在做什么?相信不少人都会说,拿着手机埋头玩的人最多。邹震江看在眼里,很想对年轻人说一句话:少看手机,多看书吧!
    邹震江嗜书如命,今年春节,他在北京的女儿家里过年,在北京呆了40天,他看了十几本书不说,还跑了10个书店,买了1600多元的书带回家。
    邹震江今年72岁了,却仍是无书不欢,可是如今国人不爱读书的现状,让他很是担忧。他搜集了一组数据:2013年,中国平均年读书量为4.77本,而韩国为11本,法国为20本,日本为40本,以色列达60本。这组数据让他倍感焦灼,在他看来,不爱阅读,意味着不爱学习。“人就应该活到老,学到老,这才不至于心浮气躁,不至于和社会脱节。”
    无可否认,对不少人而言,读书不再是什么好事,反而构成了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。他们常常发问:我应该读什么书?读书有用吗?
    对于这些问题,邹震江的回答是:“读书是一种养神静心的方式,一定要多读经典文学和哲学,它们对你的意义超乎想象。现代社会,工作是忙,节奏是快,压力是大,但读书的时间,挤挤总是有的。”
    年轻人应该读些什么书?邹震江推荐四类。一是古典名著,比如《诗经》、《古文观止》等,这些书籍是中国文化的精髓,传统文化不可丢。
    二是基础书籍,比如《史记》、《唐诗三百首》《大众哲学》,“如培根所言,‘读史使人明智,读诗使人聪慧,演算使人精密,哲理使人深刻,伦理学使人有修养,逻辑修辞使人善辩。总之,知识能塑造人的性格’。”
    三是专业书籍,学新闻的,多看看新闻学类书籍;当老师的,多看看教育学书籍;搞技术的,多学学技术理论,“你干什么就要学什么、懂什么,要精,要专。”
    四是前沿书籍,比如《大数据时代》,这是国外大数据研究的先河之作,还有《旧制度与大革命》,这些书籍都能让阅读者产生生活、工作与思维的大变革。

    书籍可以净化人的心灵——访岳阳市图书馆副馆长郭继红 

岳阳市图书馆副馆长郭继红

    图书馆是人们获取知识的重要场所,一直扮演着传承人类文化、传播知识信息的重要角色。在图书馆安静地看会儿书,徜徉在书籍的海洋中,自由地汲取知识养分,是一件相当幸福的事情。而能在图书馆上班的人,就显得更加幸福了。郭继红是市图书馆的副馆长,毕业于武汉大学,从事图书工作20多年了,对于读书她深有体会,对于读者的需求也是了若指掌。
    “图书馆就像一个世外桃源,在这里工作我觉得心灵很平静。”郭继红说,到图书馆来看书或借书的读者都是爱看书的,追求的是一种精神享受,她很喜欢这样的环境。
    工作之余,郭继红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。而这一爱好,早在学生时代就已经培养了。那时,郭继红非常喜欢看小说,比如,外国名著 《简爱》、《呼啸山庄》、《三个火枪手》,推理小说《福尔摩斯》以及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等。工作后,她喜欢读历史题材的小说以及带有写实色彩的小说。“我是个书迷,看书特认真,有时旁人叫我,我都听不见。”郭继红认为,书籍可以净化人的心灵,让人不那么浮躁,她鼓励大家多读书。
    郭继红介绍,市图书馆现有藏书35万册,报刊杂志1000余种,阅览座席500余个。目前,正在建设数字图书馆,今后读者查阅资料、阅读书籍将更加多元、方便、快捷。她呼吁,市民一定要多到图书馆多看看书,读书的人,能从每本书里看到这世界的不同侧面,学识与情感都可以在阅读中丰厚。